詞筆閣 > 北方有二哈 > 第280章 吞了糖衣

第280章 吞了糖衣

    “多年不見?”露娜轉頭看向弗萊明。

    她還沒學過這個大陸上正統的本國歷史,雖然城堡里書不少,她也翻看過一些,但如同她上輩子那時候差不多,史書這玩意兒,生僻字太多了,打開一頁,看不出三行,腦殼兒就開始一蹦一蹦的疼,再加上一些陌生的全然不常用的語法,就更讓露娜啃不動了。

    “你曾祖父時,下達過這樣的政令,不過那次……”

    弗萊明看了一眼仍舊站在他辦公室里不肯離去的文書長,頓了頓接著說道,

    “據說是文書處這幫人推三阻四的,誰也不肯寫,最后還是你祖父代筆的,結果就是爵是削了,但因為時間拖得太長,收回領地的時候,遇到了不小的麻煩,打了許久,又安撫了許久,直到你祖父繼位之后好幾年,才算是徹底消除了不良影響!

    露娜聞言默了默,又垂頭看看公文上羅列著的帕杜斯家的罪狀,這份公文出自帕杜斯家領地,貝果杜城的治安官之手,這位治安官,本人并沒什么名氣,只是雪狼國眾多處在這個不上不下層次中的一員,但他的姓氏卻很值得注意。

    麥肯納什!

    翻譯成露娜上輩子所用的語言的話,幾乎就是等同于納什之子,或是納什后代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這人您認識么?”

    露娜一手拿著公文,一手指了指那落款處治安官的名字,示意弗萊明看。

    弗萊明看著露娜指出的人名,眸光流轉間露出一抹笑意,微微額首:“殿下心細?磥碓龠^幾日,這賬冊我就能放手給你自己查看了!

    露娜聞言心下了然,既然這位治安官真的就是納什家族那一系的血親,也就意味著,這位治安官那妥妥的就是她老爹的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了然歸了然,露娜還是丟給了弗萊明一個大大的白眼,想偷懶,窗戶都沒有,就更別說門了!

    文書長看著露娜和弗萊明研究那公文,雖然他拿出來時,略顯遲疑,但此時,拿都拿了,他也就破罐子破摔了,至于那份公文上的細節……

    呵,要不要背出來聽聽?

    “這份文書,是什么時候送到您手上的?”露娜捏著公文,略略有些遲疑的看向了文書長。

    “昨天……”文書長抬手摸了摸鼻尖兒,又有些尷尬了。

    理論上講,國王批復完成的公文,一般是上午下發,晚上下班前就需要撰寫完成,然后發出去,下午下發的公文,也是要在次日上午新的批復到來前發出去的。

    這還不算加急的,比如之前的有關處理疫情的往來公文,再比如就是有關邊軍的一些公文,這都是要優先處理的。

    當然這里面也有一些無限被拖延的,如一些爵位承繼一類的,不過這樣的一般都是發生在一些,連國王都要想上半天,然后還不確定這人是干嘛的存在。

    露娜深吸了一口氣,又定定的看了文書長片刻,才開口說道:

    “您若是有難處,應該直接跟我父王說。若是這東西父王讓我寫,我一定不推辭,但這是政務,我不能擅自答應。

    您也看到了,我如今只是聽從父王的安排,跟著弗萊明叔叔學習一些賬務上東西,而且,翻看的還是舊賬。

    說實話,書我很想抄一本送給老師,但您若是想讓我因為一本書,就做這種僭越本分的事情,我也是不會做的!

    露娜已經盡可能的在表明自己立場的同時把話說得很委婉了,但事實上這事兒就算說得再怎么好聽,卻也改變不了本質上的東西。

    她能理解文書長身為貴族中的一員,不愿意站到貴族的對立面上去,但同時,按照塞拉斯的批復,撰寫公文,也是文書處最重要的職責之一,而身為文書處長官的文書長,此時拿著文書,出現在她面前,妄圖把這燙手的山芋丟給她,本就已經是很嚴重的錯誤了。

    這也就是她,若是換作她大哥,露娜心下呵呵,這幫老油子,哪怕就算她大哥年紀同樣不大,他們也不敢!

    “這……那我再回去斟酌斟酌……”文書長沒把這份公文的撰寫推出去,其實也說不上太意外,畢竟這玩意兒實在是有些麻煩。

    倒是露娜小小年紀,竟是完全沒有當年,查爾斯被送來觀政時候的年少義氣,讓他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遙想當年,他可是記得,那時候的查爾斯,只是給了一份簡單的程式化的調職批復撰寫,就能樂上好幾天呢!

    “文書長,您的書……”看著文書長垂頭離去,露娜掃了一眼被文書長遺落在弗萊明辦公桌上書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書就暫時借給殿下了,只是麻煩您一定愛惜些!蔽臅L聞聲頓住腳步,稍稍遲疑了一下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,我就代老師謝謝您了,等老師回來,我會跟他說的!甭赌鹊故菦]有什么無功不受祿的覺悟,就剛剛發生的這事,就沖這本書,她決定回去找老爹告狀的時候,就不添油加醋了。

    待得文書長離開,弗萊明看了看那本被露娜搬到了自己書桌上的書,又看了看露娜,問道:“你不打算告訴你父王?”

    “告訴肯定要告訴的!甭赌瓤炊紱]看弗萊明,她發現這書上手比看起來沉多了,這玩意兒她可搬不回去,得找個東西捆一下,背回去才行。

    “那你還留下這書?”弗萊明蹙眉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這書,有用!甭赌仍诜块g里找了一圈兒無果后,最終把目光落定在了弗萊明的身上,指著那本死沉死沉的書說道,“能不能一會兒麻煩您把我送回去?”

    “這個時候,你讓我跟你回去?”弗萊明指著自己的鼻子睜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其實也沒區別吧!你可是當著文書長的面,看過公文了,也沒見您把他滅口!”露娜笑嘻嘻的看著弗萊明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……”弗萊明指了指露娜又指了指自己。

    “您上的什么火?文書處都是什么人您比我清楚!甭赌葥u了搖頭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能撰寫文書的,都不是愣頭青,最起碼,不會是只識字,卻對貴族這個階層全無了解的人,一摞批復分到手,除了特殊的被摘出去外,緊著哪個先,哪個又可以拖,也不是沒講就的。

    就更不要說,有些措辭上稍稍改動,就能讓文書或是春風拂面,或是狂風暴雪了,雖然事都是那么個事,但給人的第一感覺也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真當識字會寫個公文,就能做的來那份工么?

    :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河南11选5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