詞筆閣 > 差一步茍到最后 > 茍者為王 0105 決戰日出(下)

茍者為王 0105 決戰日出(下)

    凌晨兩點整……

    趙官仁領著上百個妹子行走在大街上,曾經繁華一時的主干道空無一人,只剩下滿目瘡痍和殘垣斷壁,以及各種橫臥街頭的尸體,好似一只只無家可歸的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如果是正常的時候,趙官仁肯定會囂張叼著煙,一手摟著一個姑娘,騷包的走在大馬路中央,可自打周淼被血姬給抓走之后,他就像被人抽掉了筋,垂頭喪氣的連一點斗志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好高大哦……”

    陳冉和嚴謹同時停下了腳步,望著聳立從大樓后出現的骷髏塔,兩女全都被深深的震撼了,而骷髏塔最多距離她們五六百米,走過去幾分鐘也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盯著骷髏塔看,會被迷住的……”

    張新月趕緊拽了她倆一把,兩女這才慌張的垂下腦袋,而趙官仁也干脆停在了路邊。

    “沈瀟瀟!你立刻通知所有赤血戰奴集合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大聲說道:“以咱們腳下這條路為圓圈,安排一百人定點巡邏,剩下的再分成三隊,兩隊打機動,哪里出事就去哪里支援,最后一隊由你帶領,跟著我固守黑暗之塔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沈瀟瀟立即跳上了大樓外墻,跟蜘蛛人似的迅速爬上樓頂,很快就發出了一陣奇怪的嘯音,不遠處的戰奴們紛紛跑過來集合。

    趙官仁又轉頭說道:“李詩詩!我去醫院樓頂查看情況,你留在這監督她們行動,有事就用對講機通知我!”

    “姐夫!你們說話一直躲著我,你是不是不信任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詩詩搓著女仆裝的衣角,可憐兮兮的說道:“血夫人只讓我哄你開心,需要的時候幫你完成任務,況且我也是求了半天,她才沒把我變成沈瀟瀟那樣,我不可能出賣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不信任你,我只是不信任血姬,她的手段你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拍拍她的腦袋轉身就走,只帶著張新月她們三個姑娘,走進了一家大型綜合醫院,不過之前他還沒有覺得,此時才發現穿著甲胄走路,實在是又累人又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吼~”

    困在病房內的活尸們紛紛躁動了起來,四個人現在連口罩都沒有戴,一路往住院部大樓的頂層走去。

    足足三十多層的高樓,不但讓他們氣喘吁吁,整棟樓也都是被困活尸的嘶吼聲,簡直就像過年一般熱鬧。

    “咚~”

    趙官仁一腳踹開樓頂平臺的門,空蕩蕩的平臺上僅有一只斷腿活尸,正吃力的朝著他們爬來,但它身后不遠處的停機坪上,赫然停著一架橘黃色的救援直升機。

    “月月!你確定會開這種直升機嗎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走進去踢開斷了腿的傻活尸,帶著三個女人快步走上了停機坪,一看鑰匙就插在直升機艙門上。

    “沒問題!西科斯基的S76直升機,跟我在航校開過的差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張新月爬上駕駛位熟練的擺弄了一番,說道:“紀天洪有一家航校,他手把手教我開過兩次,第三次我基本是獨立飛行,只要黑幕消失再恢復電力,我一定能把它給飛起來!”

    “科比好像就是坐這種直升機掉下來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陳冉下意識嘀咕了一句,不過馬上就意識到說錯話了,一把捂住了自己的烏鴉嘴。

    嚴謹問道:“阿來!血姬有說等你取出寶物之后,黑幕會消失多久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!只說會短暫消失再重啟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搖頭說道:“從骷髏塔跑到黑幕邊緣,少說也有上百公里,而且道路不暢通,開車基本上沒戲,所以直升機是我們唯一的希望,只有飛到黑幕之上才算逃脫!”

    “對!不管是血姬還是八魔王,留活口的可能性都很,我們必須化被動為主動……”

    張新月跳出機艙說道:“仁哥!你取到寶物后立即用對講機通知我,如果直升機可以啟動,我會直接飛下去接你們,要是啟動不了我們就做好最壞的打算,弄一臺大貨車往外沖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跑不了,你們一定要自己走,不要管我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擁抱住了張新月,說道:“月月!其實我一個大老爺們,不喜歡說愛不愛這種事,但我想告訴你,我對你和周淼都是真感情,如果可以的話,我愿意留下來換你們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說這種話,你的套餐還沒做完呢……”

    張新月哭著捶了他一拳,泣聲說道:“算命的說我旺夫,我愛的男人一定會有好運氣,你肯定能帶著我們活著離開,我和淼淼永遠都是你的龍蝦西施!”

    “謝謝你!我的龍蝦西施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輕輕吻住了她的嘴,連她的眼淚都一起吻掉后,轉身又給了陳冉一個擁抱。

    他拍著陳冉的腰笑道:“;妹!哥有兩個媳婦就不禍害你了,你的一血就留給你未來的老公吧,清清白白的嫁給人家!”

    陳冉紅著眼眶說道:“什么清白不清白啊,我的一血你想要就拿走,哪怕把我玩膩了甩掉我都不后悔,反正我就是喜歡你,不怕你兩個老婆打我!”

    “哈哈~有良心!但愿我以后能拿走你的一血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笑著幫她抹去留下的眼淚,可剛轉身嚴謹就抱住了他,哽咽道:“你為什么要弄的跟生離死別一樣,你是我的奇跡王子,我們一定可以活著出去,血姬也殺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有些話得提前說出來,不然很可能就再也沒機會了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輕笑道:“嚴謹!你是個自身條件很好的女人,有文化又漂亮,如果你愿意改變自私自利的性格,你一定能收獲真正的愛情,這是一個老情人最后給你的忠告,好好活著吧!”

    “你終于跟我說實話了,這才是你不愛我的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嚴謹退后兩步抹去了眼淚,忽然無端端的脫掉了上衣,只穿著文胸轉身背對著他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等人猛然瞪大了雙眼,只看嚴謹白皙的美背上,居然有一大片黑色的魔紋。

    “我是古侍的代理,跟姜胖子是一伙的,所以他才會信任我……”

    嚴謹回身慘笑道:“阿來!其實你早就能發現,只是你已經到了懶得脫我衣服的地步了,所以我心里一直在恨,恨你竟然把我給玩膩了,然后我就想利用你混到骷髏塔來,最后再給你致命一擊!”

    趙官仁恍悟道:“難怪醫學院會有那么多幸存者,原來是你想把他們變成尸化者,那你為什么又突然坦白了?”

    “因為你說出你的心里話了,讓我意識到,我的確太自私了……”

    嚴謹凝視著他說道:“我用心愛過你,只是我的所作所為,讓你不敢再相信我,但我可以用行動證明,如果你走不了的話,我愿意留下來陪你一起死,反正我們倆都是有魔紋的人!”

    “其實我沒有把你玩膩,跟你睡覺是一種享受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拉過她的手輕輕拍了拍,笑道:“只是我們真的不適合而已,你也不必給我陪葬,如果我走不了,周淼恐怕也夠嗆,等日出之后你留在這,等我的通知再行動,血姬想弄死我也沒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嚴謹哭著點頭道:“我聽你的話,你知道我一直聽你的!”

    “真想看一次太陽啊,哪怕一眼都好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坐到了停機坪邊緣,眺望著昏暗又壓抑的城市,三個姑娘也全都坐了過來,彼此依靠著敞開心扉。

    時間就這么一分一秒的過去了,代理人好像集體消失了一般,整座城市都安靜的一塌糊涂,街道上更是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,四個人躺在停機坪上全都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“咦?黑罩怎么發光了……”

    陳冉突然疑惑的指向了天空,籠罩天地的黑幕居然亮起了一層微光,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,東邊竟然變得越來越亮。

    忽然!

    一道耀眼的金光猛然從黑罩外射了進來,好似在大幕布上戳破了一個洞,突然間光芒萬丈,四個人同時震驚的蹦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太陽!太陽真的出來了,日出了……”

    三個女人興奮的臉都紅了,激動的抱在一起又蹦又跳,整整一個星期都沒有看見過太陽光了,盡管只是在黑幕上開了個洞,可還是讓她們有種如獲新生般的喜悅。

    “骷髏塔!”

    趙官仁猛地轉身望向了骷髏塔,太陽射進來的光柱,竟然直接照在了骷髏塔的最頂端,一股股黑氣瞬間從無數的骷髏眼中冒出,很快就將整座骷髏塔給籠罩住。

    黑氣好像不愿讓陽光照射在塔上一樣,可自身似乎又很畏懼陽光,讓陽光射中的黑氣不斷消散又凝聚,來回的進行拉鋸戰,但很快就聽到一陣令人牙酸的摩擦聲,最后“轟”的一聲響。

    “嗡~”

    一大片金色的光幕猛然從骷髏塔中爆發,連接天地,橫掃八方,一下就從幾人身上穿過。

    幾人任何的異常感覺都沒有,可身旁卻傳來“啪”的一聲爆響,下方的斷腿活尸竟然爆頭了。

    “快看!活尸都炸了……”

    嚴謹震驚的指向對面的寫字樓,一大群被困樓內的活尸,突然間齊刷刷的爆頭倒下了,甚至連樓下都傳來了爆裂聲和倒地聲,被困的活尸竟然一個沒剩都死了。

    “李詩詩!下面什么情況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趕忙掏出了對講機,李詩詩急聲回答道:“姐夫!樓里的活尸突然間都炸了,變成大蝦子的戰奴也死光了,沒變身才沒事,沈瀟瀟還跟我在一起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要亂跑!”

    趙官仁忽然發現光幕停在了遠處,光幕已經將整座城都包圍了起來,好似大水桶一般圍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驚聲說道:“難怪僵尸們會突然大遷徙,它們留下來就會被擊殺,只有人類才會沒事,尸化者和戰奴都是在暗度陳倉!”

    “血姬也一樣……”

    張新月凝重的說道:“你之前猜錯了,血姬重塑身體不是為了躲避監管,而是為了冒充人類,她利用人類的尸體,為自己打造了一副血肉之軀,好混進骷髏塔里搶奪寶藏!”

    “不對!”

    趙官仁擺手道:“血姬和戰奴都進不去,否則她不需要我幫忙,直接派戰奴進去就行了,估計骷髏塔內還有更嚴格的光幕,不是純人類進不去!”

    張新月驚疑道:“可為什么骷髏塔會擊殺僵尸,我們人類反而沒事,難道骷髏塔是屬于人類的東西嗎?”

    “我接到任務了……”

    嚴謹的神色猛然一變,緊張的說道:“古侍對所有代理人說,八……八魔王將聯手對付血夫人,全體魔王代理人不分你我,全力擊殺赤血戰奴,血……血夫人她、她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是什么,你快說啊……”

    趙官仁急不可耐的抓住了她,可嚴謹的臉色卻一變再變,最后全身都顫抖了起來,滿臉煞白的結巴道:“阿來!我們……我們全都猜錯了……”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河南11选5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