詞筆閣 > 邪帝獨寵:盛世小毒后 > 第174章 你給我下來

第174章 你給我下來

    <!--go-->

    時間緊迫,經過這兩日的精心準備,衛景曜已經安排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府中由成安和田虎留守,負責楚王府的安危和接應的工作,阿寧和梁銳則跟隨在衛景曜的左右,共赴成州。

    梁銳對這些安排并不在意,對他來說,去哪都是一樣的,只要自己在乎的人能平安無事,別的都無所謂。

    斜靠在樹枝上,梁銳將自己隱藏在了樹葉深處,望著漸漸沉下的夕陽,靜靜的發呆,明天就要出發了。

    一陣輕微的晃動引起了梁銳的注意,他低下頭去,看著地面上用腳不停踹樹干的田虎,“二哥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下來!”田虎仰起頭,扯著嗓子,沖著梁瑞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梁銳伸了伸懶腰,換了一個更加舒服的姿勢,并沒有搭理田虎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喂,我叫你,你沒聽到啊!碧锘㈦p手叉腰,氣急敗壞地看著樹枝上那么黑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倒不是田虎,不愿意上樹去,而是因為他的輕功確實不如梁瑞,這么高的樹,對他來說的飛上去的確有些困難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不下來是吧?”田虎摩拳擦掌,運功與雙手之間,死死地掐住了這棵大樹,用盡力氣使勁一震。

    原本堅挺的參天大樹忽然晃動了一番,紛紛揚揚的樹葉,灑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梁銳被這巨大的震動晃了一下,他用手勾住的樹枝,這才穩住了身形,“二哥,你到底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下來你就知道了,快點兒!碧锘⒉荒蜔┑。

    梁瑞知道,自己這個二哥軸的很,認定的事情就不會輕易改變。

    為了自己能夠早點享受這一個人的寧靜時光,他提了一口氣,從樹上飛馳而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會又找我喝酒吧?”梁銳眼眸深瞇,眼神中略帶試探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,我像是那么貪杯的人嗎?”田虎心虛的笑道。

    也不怪梁銳會有這個疑問,前段時間田虎經常來找梁銳,名曰聊天,實際上就是為了喝酒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,對田虎的打擊太大,所以他也只能借酒消愁,來安撫一下心中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只有喝醉的時候,他才能放下以前的悲傷和仇恨,獲得短暫的平靜。

    不過梁銳并不喜歡喝酒的感覺,宿醉的頭痛感和短暫的失憶感,讓自己很沒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殺手應該保持時刻的清醒,來排除周圍的危險。

    雖然楚王府是相對安全的,但誰也無法保證,危險會在哪一刻來臨,所以梁銳要保持十二分的警惕。

    “走,請你吃飯!碧锘⒙冻隽艘粋迷死人的微笑,可是在梁瑞的眼中,卻感覺到了一絲的不同尋常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有什么話,你直說就是了!绷轰J無奈道,明明長著一張藏不住事的臉,還非要學別人打太極。

    “明天你就要走了,我這個做哥哥的還不能請你吃頓飯,給你踐行了!

    田虎勾搭上了梁銳的肩膀,攬著他就往府外走去。

    臨江齋。

    “聽說臨江齋可是這城里最好的飯館,來這里這么久了,我還沒嘗過呢,今天我請客,你就敞開了吃,別客氣!碧锘⒋蟠筮诌值。

    田虎的話還真沒有夸張,自從歸順了楚王之后,他一直在協助成安,忙活著京城鋪子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不直到今天,才終于閑了下來,現在,田虎也算是一個甩手掌柜了,每年什么事情都不做,光收收帳也能衣食無憂。

    雖說這和他金盆洗手后的生活也差不多,可是田虎卻感覺到了莫大的空虛,沒有了兄弟,有錢也變得沒了意思。

    梁銳也不知道哪個好吃哪個不好吃,作為殺手,他并不在意吃食上的東西,就隨便點了幾個菜。

    反而是田虎,愣是對著菜單,看了大半天,將所有的貴的沒吃過的,統統念了一遍,小二在旁邊看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再看把你眼珠子摳出來,覺得爺付不起錢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天虎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,從懷里掏出來的一大把銀票,往桌子上重重一拍,小二咽了口口水,屁顛兒屁顛兒的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們就兩個人,點這么多吃不完的!绷轰J倒了一杯茶水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“這還喝什么茶,一會兒好菜和美酒就上桌了!碧锘⑧洁炝艘痪。

    “對了,玄一那小子是不是一直跟在你身邊嗎,把他叫出來,一起吃!

    “他……不在!”梁銳遲疑了一下,眼神有些許的躲閃。

    “不在,?那這小子去哪了,我在王府可沒見過他的蹤影,難不成叛變,找老三去了?”

    田虎越說越氣憤,尤其是提到田豹的時候,就更加咬牙切齒了。

    田豹雖然不是田虎的親生兄弟,不過當初也是和他們兄弟倆,一起從田家村走出來。

    田豹從小就比人激靈,可以說一肚子的壞水,小時候做的那些壞事,基本上都是他的主意。

    龍吟幫成立之后,他這個堂主做得風生水起,也為龍吟幫做出了不少的貢獻,就連田虎金盆洗手的事兒,也是他一手安排的。

    原本以為大家會是一輩子的兄弟,誰成想,他的野心卻如此之大,大到要除盡他前面的絆腳石才肯罷休。

    察覺到田虎越來越低沉的臉色,梁銳怕他把人家的桌子給掀了,及時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,我現在在整日在王府之中,謝姑娘那里不能沒有人,所以只好把玄一派過去了。

    田虎回過神來,拍了一下腦門,猛地反應了過來,“哎呦,哎呦,老七,多虧了你心細,不然可就壞了大事了!

    這段時間事情一多,竟然把謝家的丫頭給忘了,還好那丫頭沒事兒,要是被錦繡知道了,估計得罵死自己。

    一想到華錦繡那張憤怒的面孔,田虎的背后就一陣陣的冒冷汗。

    無意間的一撇,田虎留意到了梁銳的表情,這小子竟然臉紅了!不正常,實在是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原本不是說,讓玄字級的殺手去保護一個黃毛丫頭,太過浪費嗎?現在怎么舍得把你手下武功最高的玄一派過去了?”田虎打趣道。<!--over-->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河南11选5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