詞筆閣 > 千金重生:心機總裁套路深 > 第1562章 景洛篇萌娃駕到(1)

第1562章 景洛篇萌娃駕到(1)

    白書雅聽著苦笑一聲,“你真的決定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牧景洛應道,態度再堅決不過。

    “好,我會和林宜去說,把這件事定下來,不用你再多辭!

    白書雅寵起兒子也是沒邊的。

    聽到白書雅說出這話,牧景洛胸口略微松了一口,“謝謝媽!

    掛掉電話,牧景洛人往后靠去,定定地看著桌上的照片,好久,他才重新坐直身體,翻開面前的文件開始看起來。

    等做完手邊的事,窗外的天已經黑了。

    牧景洛有些疲憊地轉了轉頭,伸手去拿水杯,摸到的是一個空的冰涼水杯,他起身拿水杯去接水,發現熱開關沒開,只有冷水出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牧景洛沒了喝水的心,蹙眉將空杯子放到一旁,轉身拿起西裝穿上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這個時間,大多數人已經下班,一路過去,沒什么人。

    見他出來,助理唯唯喏喏地迎上來,“牧總,那個起草的……”“寫好了么?”

    牧景洛直截了當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寫完了,您……”“發我郵箱,我現在去吃晚飯,明天看!

    牧景洛站在那里,束緊領帶,恢復一絲不茍的常狀。

    “您不回家吃飯嗎?”

    助理聲地問道。

    這話里探聽的意味極濃,不回家吃飯就代表著牧景洛和應家出了隔閡,才會想到辭職,說不定都是被逼的。

    牧景洛看過去,眼鏡鏡片似是折射著溫柔,又似冰冷,“張秘書怎么被辭的你知道原因吧?”

    就是因為他嫌那個女人太精明太愛打聽,總是明著暗著想打聽應家內部的秘密,他才會辭退她。

    聞言,助理臉色一白,忙低頭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牧景洛這才轉身大步離開。

    助理雙腿發軟地走到一旁的辦公區域,有還在加班的職員連忙扶住他,笑著打趣道,“怎么見一下大少爺余助理慌成這樣?

    大少爺可是集團里出了名的好性子,大家都羨慕你跟著他呢!

    “得了吧!

    余助理連連擺手,撐著桌面坐下來,深深地呼吸調節心態,最后才道,“我跟你講,你要真到了大少爺身邊,你才知道什么叫怕呢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少爺那叫溫柔刀,好像從來不發脾氣,可你永遠都摸不準他是真的心態平和,還是在試探你,亦或者已經不耐煩了!

    余助理嘆著氣道,“我跟在他身邊,我感覺我壽命都短好幾年!

    “有那么嚴重嗎?”

    同事笑道,“大少爺多平易近人啊!

    “平易近人?

    呵呵,別怪我沒提醒你,之前你們在后面猜測大少爺的那些話千萬別再說了,搞不好哪天你們就要為此付出代價!

    余助理說道,等腿沒那么軟以后,他才起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帝城是座不夜城,進入夜晚,整座城市都在用它的專屬方式在抵制著黑暗,斑駁的光亮構成一片星海。

    應氏集團專屬的停車場上車子已經少了許多。

    牧景洛朝著自己的車走過去,邊走邊看手機,訂了一家餐廳,今晚,他不想那么早回去。

    “嘀!

    他走近,車子自動感應打開車門。

    牧景洛拿著手機坐進車里,看著訂位成功的提示字樣,才將手機放到一旁,啟動車子,踩下油門駛出停車場。

    限量豪車的漆黑車身在路燈下泛著光澤感,車子從出口駛上馬路。

    “咚!

    后面忽然傳來細微的聲響。

    牧景洛抬眸看向后視鏡,就看到后面車座上有灰色的毯子隆起,他蹙眉,他車上什么時候多了一條毯子?

    他再看過去,就見毯子的末端有一雙腳露在那里,腳上還穿著一雙黑色皮鞋。

    腳?

    “……”牧景洛的雙眸猛地一震,條件反射地踩住剎車。

    車子頓時在馬路邊發出刺耳的聲響。

    他人跟著往前撞了撞,后面那團毯子下的隆起也從皮座椅上摔下來,只聽一聲稚嫩的“哎喲”,一顆腦袋從下面冒出來。

    這是個很漂亮的男孩,五歲左右的模樣,理著很酷的發型,白嫩無暇的臉上五官精致得跟畫出來的一樣,雙眼皮的痕很深,睫毛又長又翹,眼珠子跟烏黑的玻璃球似的,清澈至極,只是此刻帶著懵懂的困意,粉色的唇張得大大的,打著哈欠,手抓著頭發,委屈巴巴地道,“爸爸,你把我摔下來了!

    爸爸?

    牧景洛驚得差點踩下油門狂飆,他用極快的速度冷靜下來,打量這男孩一眼,然后握著方向盤將車重新開回停車場,停下來,這才回頭看他,“你睡迷糊了,你爸爸在哪,我送你去找他!

    他這車子就算他不鎖,到一定時間檢測到車內沒有生命就會自動鎖上。

    難道是在自動鎖上前這孩子就偷偷跑進來睡覺了?

    男孩站在后面,毯子從的身上落下來,他眨巴著眼睛看牧景洛,稚聲稚氣地道,“你就是我爸爸呀,我們要回家了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還沒清醒。

    牧景洛伸手從一旁的暗格上取出一瓶水,擰開瓶蓋遞給他,“來,喝點水,清醒一下!

    “哦!

    男孩乖乖地接過水咕咚咕咚地喝了好幾口,烏黑的眼睛閃閃發亮地看著他,乖巧地道,“我喝完了,爸爸!

    別叫了!牧景洛豎起自己的手,“這是幾?”

    “是四!”

    男孩一口答道。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清醒了。

    牧景洛解開安全帶轉身看他,沉聲道,“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是怎么到這車上的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爸爸要去工作,讓我在車上睡覺的嗎?”

    男孩一臉疑惑不解地看著他,豎起嫩嘟嘟的手指向一旁的車窗,“看,你還給我留了一點縫!

    “……”牧景洛順著看過去,還真看到一點縫隙。

    他看向這孩子,莫非是個臉盲,連自己爸爸和其他男人都分不清,在工作,這孩子爸爸是集團的,匆匆忙忙趕著上班讓孩子誤上了他的車?

    牧景洛接過孩子遞過來的水瓶,問道,“你爸爸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查到這孩子爸爸是誰,讓余助理帶過去。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河南11选5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