詞筆閣 > 都市逍遙仙帝 > 第兩千一百四十六章 昊天脫困

第兩千一百四十六章 昊天脫困

    他在乎的只有丹盟!祖地這些老家伙,生生死死和外界的丹盟,沒有太大的關系。

    丹盟和祖地,關系已經并非當年那么融洽。

    就如同單淵數千年來,一直想要尋找全系煉丹師,作為盟主的繼承人。

    可是祖地做了什么?

    竟然培養雪藏的天才,妄圖接任盟主之位。

    這是在挑釁單淵的盟主權威!單淵這些年,對于祖地干擾他的想法,早已經萌生不滿。

    如今祖地出現麻煩,單淵選擇后退,并不想參與其中。

    此刻,恐怖的魔性力量,完全壓制了這方區域的妖氣。

    九千根大道鎖鏈,隱隱開始崩潰。

    整個鎮妖塔,都在晃動。

    虛羽子低沉道:“都別廢話,出手,鎮壓這座妖塔,絕對不能讓昊天出來!”

    “他出來,勢必讓丹盟生亂!”

    一連整整八尊散仙出手,釋放恐怖的氣息,意圖壓制鎮妖塔。

    虛羽子,展現了他恐怖的修為。

    二劫散仙!如同一尊巔峰圓滿的渡劫期生靈。

    一劫散仙,本就是渡劫期大修士渡劫失敗,被迫以元神之體,出現在世人面前。

    這種存在,修為大損,實力不負當年。

    成為二劫散仙,實力更勝往昔,與渡劫期大修士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八尊散仙,全部出手,占據八方之位。

    頓時,整片山脈,出現八個恐怖陣眼。

    這是八十一周天大陣!八位散仙坐鎮催動,就算是真仙,恐怕也能控住。

    單淵陡然驚怒道:“住手,這樣做,整個鎮妖塔內的一切,都會被周天大陣煉化,連同少卿也要死!

    “放肆,單淵,我等輩分遠在你之上,祖地的事情,輪到你來管,你可知道昊天有多可怕,一旦被他逃出來,將會是我丹盟的大禍!”

    虛羽子勃然動怒,訓斥單淵。

    惹得單淵左眼,黑漆漆的,釋放著魔性,閃過一抹殺機!魔性力量就是這樣!激怒單淵,魔性力量主導,已經動了殺心。

    這不是以前的單淵!就算他再不滿,也不敢動殺心。

    畢竟這是祖地的前輩!都是丹盟的有功之輩。

    玄禮不由心驚低聲說:“盟主?”

    “玄禮,帶著盟主離開,昊天的魔性力量,極易干擾他!”

    那尊紫袍散仙,冷漠吩咐著。

    單淵閉上眼,調整心態,緩緩搖頭道:“我沒事!”

    八十一周天大陣,已經啟動。

    連帶著,周圍九千座山峰,皆是釋放恐怖偉力,讓整個大陣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鎮妖塔被重新壓制在地面。

    塔內的魔性昊天,桀驁冷笑:“虛羽子,憑借你們八個廢物,還想壓制老子,做夢!”

    “仙魔歸一,天地同寂!”

    黑發昊天赤目欲裂,整個人如同癲狂了般,面帶狠色。

    他被困三萬九千年,已經受夠了這種日子。

    妻兒之仇,整整近四萬年了,他可從沒忘記。

    與其被困死在這里,昊天不惜以命相搏。

    今天,遇到蘇洛,是他昊天的機遇。

    蘇洛答應幫他,已經做到了,禁魂鏈的力量,本就足夠讓他突破鎮妖塔的封鎖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九千座奇峰的力量,外加八位散仙,運轉周天大陣來壓制。

    這是以前就布置下的大陣,專門為了伏殺昊天。

    可是,這個狠人,縱然是死,也要殺崩丹盟的祖地。

    這是昊天和他們的仇。

    今天必須做個了結。

    所以,昊天這個狠人,打算拼命了!鎮妖塔內。

    白衣昊天釋放白光,讓整個塔內明亮無比。

    白光和黑光,各自占據塔內一半的空間。

    蘇洛輕聲皺眉:“你大可不必這樣做!”

    “多謝小兄弟相助,這份情,我記下了,答應你的事情,我們不會失諾!”

    白衣昊天化作一團白光。

    他指的是,脫困以后,不傷外界的丹盟子弟。

    黑發昊天化作黑光!他們兩個,原本就是一體!只不過魔性和仙心,無法共榮。

    兩者分離的出來。

    數萬年來,終于重新融合。

    仙魔歸一,天地寂滅。

    昊天打算拼命了。

    他的氣勢,陡然間再度暴增。

    這一刻,一尊偉岸男子,從鎮妖塔內走出。

    所謂的封印,被他一拳轟破。

    鎮妖塔完全破碎!昊天白衣如雪,可是黑發如魔。

    兩種詭異的氣質,完美融合在一身。

    此刻的昊天,腳踏長空,一念間,崩塌虛空三萬里,虛空彈指間,九千座奇峰全部炸裂。

    所有封印,被他全部毀滅!虛羽子等八人,驚恐道:“三劫散仙?”

    “不,四劫!”

    在祖地當中,傳來一聲蒼老之聲。

    一位灰袍老者,模樣蒼老的嚇人,灰袍滿是蟲子要的洞口,整個人仿佛都要圓寂了。

    這是丹盟最古老的存在。

    單淵都驚了:“古煌始祖,您還活著?”

    “茍延殘喘罷了,昊天徒兒,三萬九千年了,你還執迷不悟嗎?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古煌,緩緩說著。

    昊天立于長空,看向這個老東西,目光復雜,輕聲道:“師尊!”

    “還不知錯?”

    古煌踏前一步,釋放威壓。

    昊天仿佛平靜許多,虛空伸手一抓,將虛羽子禁錮在腳下,掌心浮現一團仙火。

    四劫仙火!?松⑾审w!這一刻,虛羽子凄厲慘叫著。

    眾目睽睽下。

    虛羽子驚恐道:“師叔救……救我!”

    “孽徒!”

    古煌慍怒,釋放他的威壓。

    昊天平靜說:“師尊,我何錯之有?”

    “還不認錯,你修圣訣,為我丹盟圣子,卻與妖女暗通款曲,更是孕你一子,辱我門風!”

    古煌釋放的威壓,赫然是三劫散仙的威壓。

    這種存在,已經能搏殺真仙了!昊天輕聲說:“就是因為門戶之見,您便殺了小妖,明知她懷有我的骨頭,也不惜痛下殺手,是嗎?”

    “哼,執迷不悟!”

    古煌出手,意欲救下虛羽子。

    可是昊天揮手間,讓虛羽子,直接形神俱滅!徹底滅了這個散仙。

    古煌勃然大怒:“孽徒,給我受死!

    “小妖的仇,該報了,欠你丹盟的,當年我被你們追殺,逼得進入鎮妖塔前,已經還清了你們!”

    “今日,欠師尊的,我昊天盡數還你!”

    “償還過后,我要你們,給小妖陪葬!”

    ……此刻的昊天,偉岸身軀,釋放一股極強的氣。

    他整個人,猶如在散功!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河南11选5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