詞筆閣 > 我在星際開花店 > 837章 被尋回的記憶

837章 被尋回的記憶

    如果靈魂有眼淚,悲傷的樣子大概就是她現在的樣子。

    她蹲下身子來,抱著這具屬于她身體一部分的帽子,“嚎啕大哭”。

    【它怎么那么傻?】

    【它怎么能那么傻?明明它還可以活好多好久,只要沒有意外,一直活下去都沒有問題,為什么它要這樣……】

    腦海里,似乎有什么滑過。

    【對不起,主人,這一次該輪到我拋棄你了。被人拋棄,真的很痛苦,即使明知道那個人是為了自己好……】

    【阿植,你這個傻瓜,懲罰人哪有這樣的?你給我回來……】

    然而,不管她怎么喊,她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某個影子消失。

    好痛好痛,那種心被撕痛的感覺。

    腦海里,記憶深處,似乎有什么東西再涌出來……

    記憶再往前走,一道被封印了幾千年的記憶大門被打開。

    卡察——

    厚重的大門顫微微地朝兩邊打開,不知道塵積了多少年的灰塵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大門的里面,一片白光。

    當她走進去的時候,她看到一個總角垂髫的女孩,穿著一套大紅色的漢服,蹦蹦跳跳的跑進了一片森林里。

    綠樹成蔭,鳥啼鳴,還有一只兔子從草叢里跑了出來。

    女孩本來是想要去抓兔子的,結果一撲,手里抓到的卻是一只破破爛爛的黑帽子,還尖尖的,一看就好丑。

    “好丑!”她也這樣嫌棄地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想那頂帽子怒了:【你才丑,你們全家都丑!

    “再說,信不信我撕爛你!

    【哼!我才不信,我可是天底下獨一無二、聰明絕頂的帽子,天生天長……】

    不等它的話說完,就見女孩拽著一個角,輕輕一撕,一塊黑布就被撕了下來。

    帽子一聲慘叫,宛如受到了什么恐怖的驚訝:【啊……你怎么可能撕下來?!】

    整個帽子幾乎都在她手里顫抖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女孩挑眉:“你要不要再試試?”

    【試!】帽子咬牙道,【剛剛一定是意外,我就不相信了,你能撕爛我,要知道我可是……】

    女孩再次動手,只是這一次,帽子有了準備,一道黑霧升起,直接護住了自己要被下手的地方。

    然而可惜的是,女孩子完全不受影響,手指彈一下,就把黑霧彈開了,再次撕下一塊。

    嘶——

    帽子再次尖叫:【啊……救命!】

    猛然一掙,就從她手里跑了出來,瘋狂地朝天空中飛去。

    女孩眨了眨眼睛,表情無辜:“原來跑得這么快呀!”

    接著看到她揚起手臂,往空中一抓不,原本跑到千里之外的帽子,居然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她手中?!

    帽子驚恐不已:【你是什么人?!老子作天作地,連世界都毀了不知道多少個,你是個什么鬼東西,居然能克我?!】

    “我啊,我是一名女巫呀!迸N爛的笑了,“我叫戴麗,很高興見到你,第一次見面,還請多多關照!

    【關照屁!看你是個孩子,我不跟你打,你快把我放開,要不然我一發怒,立馬弄死你……你知不知道,我我可厲害了,我才剛剛毀了一個世界,我……】

    “知道呀!贝鼷惖牧硪恢皇衷诎肟罩幸欢,就抖出了一張通緝令,“你惡意毀滅世界5個,造成數千億生靈涂炭,我就是來抓你的,這是我們巫巫家族的通緝令,請看,上面是你的畫像!

    帽子盯睛一看,上面那個一直在動的畫面,可不就是它大發神威,毀滅世界的畫面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們巫巫家族的女巫都非常善良,在你贖完罪之前,我是不會殺了你的!

    帽子望著她那張笑瞇瞇的臉龐,只覺驚懼:【你你你你……你什么意思?!】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從此以后你歸我管了,要跟我一起做善事,拯救世界,直到洗清你身上的深重罪孽。如果你拒絕的話……”戴麗不慌不忙的變成了個鳥籠,將它裝在了里面,把自己的手握得骨骼卡察作響,“我不介意一天沒事多揍你幾頓,反正我時間多,人也閑!

    帽子一開始自然是威武不屈的,可沒想到這個女孩確實很恐怖,就像她所說的,一天沒事就揍它。

    關鍵是,它還完全沒辦法還手,只能當沙包一樣挨打,一天六頓都不帶少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女孩動了什么手腳,這種痛苦的記憶會在它每一次挨打的時候翻背,它就算有再強的意志,也被她給揍怕了,最后不得不答應她——我們一起做善事,拯救世界,直到洗清它身上的深重罪孽。

    一直到很后來的后來,帽子才知道,它完全被這個女孩給騙了。什么洗清罪孽,她丫的就是缺少一個打手,盯了它好久,自己偽造了那張通緝令,將它化為私有的。

    我靠!還能這樣操作?!

    而那個時候,它已經習慣了當她的女巫帽,想后悔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他們一起,走過了多少風風雨雨,見證她從一個總角垂髫的女孩子,慢慢變成了一個纖纖少女,再變成揚名宇宙的大女巫……

    【嗚嗚嗚……我想起來了,我都想起來了,我是一位女巫,我叫戴麗,而你,】花泥含淚望向手里的女巫帽,聲音哽咽,幾乎不能自已,【而你,而你……你叫阿植。阿植、阿植,我的阿植……】

    淚水,不知道什么時候變成了實體。

    帶著金光的淚水滑落,墜落地面,蕩起了一層看不見的波紋。

    波——

    有什么東西開始散開,花泥的魂魄便在這層金光中,一點一點凝結成實。

    “阿植,我的阿植,你怎么可以這么傻?”

    “阿植,你這個傻瓜,懲罰人哪有這樣的?你給我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的明明是我,為什么是你?為什么要是你?阿植,你這個傻瓜,天底下最大的傻瓜。你不是說你天底下獨一無二、聰明絕頂的帽子,天生天長嗎?”

    “既然這樣,你為什么還會死?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隨著眼前的變化,老榕樹的心也越來越涼。

    原來是真的,她真的是那位女巫大人。

    那么,真的如他所猜想的那樣,他們所有人都是她的棋子,連大妖精也是。

    他們的大妖精,“死”在了她的手里!

    即使明知道自己之所以會變成今天的老榕樹,在最初的時候,還是她賜于的恩情,可只要一想到大妖精“死”在對方的算計,滔天的恨意便涌了上來,讓他恨不能當場手刃仇敵。

    空氣,再一次凝結,一戰即發。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河南11选5中奖规则